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本站公告 > 【秦皇岛旅行社】酒店“弃星”:只为抱政府这棵“摇钱树”

【秦皇岛旅行社】酒店“弃星”:只为抱政府这棵“摇钱树”

  • 来源:
  • 发布:2014年10月29日
  • 作者:不说出的温柔
  • 人气:868

八项规定出台后,各级政府严控会议费支出,一些地方在会议费管理办法中做出“限星”的规定,中央各部委的四类会议场所也被限制在四星级以下的定点饭店。今年起,北京市政府采购的会议定点场所不再纳入五星级酒店。

在这种背景下,一些星级酒店纷纷“弃星”“降星”。记者发现,在今年政府采购会议定点场所中,不少酒店都“无星级”。今年以来我国“弃星”的10家五星级酒店中,至少半数为当地政府的定点招待酒店。酒店真的可以为留公务客,抛弃“五星”和“高档”?

星评遇冷:星级酒店忙“脱星”

“去年,内地有50多家星级酒店主动‘降星’,甚至有的主动‘脱星’。”年初召开的浙江省两会上,中国旅游协会副会长、浙江省人大代表陈妙林的一番话激起千层浪。“有很多地方政府提出不能去五星级酒店消费,这样一来很多五星级酒店为了生存只能‘降星’。”

陈妙林也是开元旅业集团的董事长,旗下有64家酒店,五星级酒店有40多家。他告诉记者,去年他们集团酒店整体营业额下降18%,餐饮平均营业额就减少了20%。开元集团在南京的开元鼎业大酒店,去年在复评星级时主动提出不评星级。同样的,该集团在天津的一家四星级酒店干脆停业,等待转型做养老服务。

记者在查阅最新数据时发现,今年我国五星级酒店的数量降至804家。这也是近年来首次下降。截至10月份,放弃五星级资格的酒店达10家,分布在北京、浙江、吉林、广西、河北、山东、山西、新疆8省份。记者发现,北京、广西、河北、山西等地的会议费管理办法中,均针对“限星”做出了相关规定。

南宁市邕江宾馆是南宁市政府公务接待宾馆,今年,这个南宁当地的老牌宾馆也放弃五星级复审。该宾馆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挂了星就做不下去了,因为主要还是靠政府这边的业务。”与之类似的还有秦皇岛大酒店。作为秦皇岛首家五星级旅游饭店,在2014年秦皇岛市政府的定点饭店中位列第一位。但这家当地的老牌酒店今年也放弃了五星级身份。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坦言,该酒店经常主办当地委办局的会议,也承接企事业单位和政府的会议。在“反四风”的背景下,只能主动选择摘星。严控会议费对一些政府业务占比较高的酒店提出了挑战。今年弃星的山西晋城金辇大酒店一位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大形势变了。而该酒店以政府接待为主,“大领导经常来住”。

今年“弃星”的五星级酒店中,也有一些并无政府定点招待酒店的背景。桂林乐满地度假酒店地处桂林市兴安县,附近有主题乐园、国际标准高尔夫球场和室外温泉。记者问及今年放弃五星级复评的原因,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酒店自动放弃是出于对这几年行情上的反应。“因为现在很多企事业单位要求得很严格,但是我们还是按照五星标准来提供服务。”

酒店“脱星”后价格没降?

在五星级酒店“弃星”后,价格是否会随之下调?记者采访发现,10家弃星的酒店中有8家都表示不会降低价格。

延边国际饭店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该饭店是当地最好的一家,今年的评星标准更改后,酒店并没有计划进行大型的扩建。对于价格是否会变化,其称“价格是根据市场情况而定,而不是根据星级来评定。”

秦皇岛大酒店则是唯一表示降价的酒店。一位工作人员则坦言,如今去消费的少了,酒店的价格也调低了。“现在300多元的房间,以前最起码要500多元。”

除了不降价之外,两家从事公务接待的老牌酒店的会议室使用费用也依然坚挺。吉林南湖宾馆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介绍,使用该宾馆的会议室,如果选择有桌椅的形式,单日价格为1.35万元。其对记者表示,南湖宾馆就是当地的“钓鱼台宾馆”,属于“国宾馆”。而与之类似的南宁市邕江宾馆,单日会议室使用价格也高达1.2万元。然而,记者采访的其他五星酒店会议室的单日使用费则从3000元到8000元不等。

北京今年也出现了首个“自动放弃”星级的酒店——北京锦江富园大酒店。记者不久前来到位于大兴区的锦江富园大酒店,酒店停车场停放着数十辆车,空车位屈指可数。从正门进入,酒店外墙和大堂内未见星牌。

此时,酒店4层一间会议室内,某知名电商企业的会议正在进行,会议室不时传出掌声。

工作人员介绍,50平米的小会议室收费标准为半天2000元,全天5000元,酒店将提供投影、纸币和茶水等服务。在晚餐方面,10人一桌的平均价位为2000元左右,但如果餐食价位超过预算,可根据预算降低标准提供餐食。此外,工作人员介绍,酒店还有750、500、400、125、70平米等多种面积的会议室。

问及酒店现在的“身份”,工作人员表示,锦江富园大酒店以前是挂五星的,但八项规定出台后,一些会议没法接,因此主动放弃评星,但酒店的服务还是五星级的,在服务和价位上没有太大变化。工作人员说,年底将至,会议预订逐渐增多,虽然不再是五星级,但并未影响生意。“老客户还会来。”

业内人士细说五星酒店摘星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思敏博士:部分酒店价钱和服务不变、只是不参与评级的做法,更像是“掩耳盗铃”。很多品牌就是星级的象征,高星级酒店不能抱着避风和打擦边球的心态,这不是长久之计。八项规定也有待进一步的细化。酒店应该根据自身最初的定位,逐步转型。上海、北京这些大城市的高端酒店应该降低身段,找到适合自身的定位,比如把正常的商务市场做好、接待有中高端需求的旅游团队。

中国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张广瑞:酒店的星级级别显示的是饭店设施的档次和所提供服务的标准,同样,满足这些条件就有其成本和利润要求,把一个按照五星级设计、建造、管理经营的酒店当作一个三四星饭店来经营,这显然是错位的,很可能是一种浪费。因此,五星级酒店如果用主动降星来争取纳入政府采购的范畴,不仅不是唯一的出路,也不是一种明智之举,只能是一种无奈的选择而已。

华美酒店顾问有限公司首席知识管理专家赵焕焱:与其说北京五星级酒店主动放弃星级应对采购禁令,还不如说是让高端酒店业者开始思考如何更多元化和符合市场化转型。其实从几年前开始,汉庭等业者提出做中高端但不评星级,当时他们或许并不知道如今的情况,可是这些颇有市场敏锐度的业者当时已经看到,星级饭店不是唯一方向,不评定星级可以让业者建设酒店时在硬件投入方面更灵活且节省成本,一些不必要的设施比如游泳池等都可以剔除,改为强调其他商务功能。

加强监督,提防酒店降级降星“障眼法”

酒店星级曾是酒店“高大上”身份的象征,如今却因为政府政策的出台成了其经营的“绊脚石”。为了抱住政府这棵“摇钱树”,五星大酒店生生摘掉闪闪发光的“星帽子”,将自己降为无星招待所。

就像当初严查吃喝风之后,公款吃喝转战“隐身会所”一样。在严控会议经费支出的形势下,一些星级酒店的“弃星”之举,无非就是为了应对政府会议“限星”规定,迎合会议需求,以求获得收益。尽管“限星”只是严控会议费的一种手段,但是从目前酒店主动“降星”的情况来看,结果令人唏嘘,三公消费与酒店业捆绑之深可见一斑。

五星级酒店降价本不奇怪,作为服务行业,盈利才是硬道理。从酒店管理方来看,“降价降星”都属于典型的市场行为,无需过度解读。但从反腐角度来管窥,酒店“降星揽会”却发人深思。

腐败“隐身衣”脱了一层又一层,但依然有“新装”。五星级酒店降星揽公务会议,表面上看这是酒店主动思变,积极适应市场的经营行为,但细细分析,这显然就是一种新形势下的一种腐败隐身衣。从制度规定来说,虽然公务会议达到了相关要求,但从设施档次和费用支出来说,依然是五星级标准,或者说的在五星级边缘打擦边球,这与“矿泉水瓶装茅台”有啥区别?只不过是换了一个马甲而已,如果允许公务会议在这些豪华酒店召开,制度规定岂不成为了一种形式?

只有反腐败深度发力,形势长效机制,才能倒逼酒店主动调整经营思路,真正走市场化经营之路。